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丝袜医母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丝袜医母 1-2
(一)  「小智,再把头部仰低一点……嗯……非常好!再忍耐一下啊!阿姨很快就搞定了。」  「唔……美璇阿姨别急!小智我还忍得住!」  「呵呵!小智真的是个勇敢的男孩呢!换转是明辉若头上有个这麽大的伤口,一定会叫苦连天地大喊一场呢!」  「哈……才不是呢阿姨……过奖了……」  小智低着头,让妈妈继续处理他头上的伤口,虽然小智头上的伤口有两寸长,而且亦颇深,但小智此刻却一早把头上的痛楚置诸度外。因爲他此刻正对坐在妈妈的面前,低着头,近距离地俯视着妈妈衬裙下所延伸出来的绝色美腿,而且美腿上更被一层透明的肤色丝袜所包裹着。丝袜上的细格纹路透过灯光的反射一直泛起阵阵的诱人丝光,直接映入小智的眼帘。从地闆开始往上看,先是一双杏色绒面的尖头3寸高跟鞋,白嫩的脚掌正乖乖地穿在这双高贵而又性感的高跟鞋中,脚背上的血管被薄薄的丝袜衬托得更额外显得诱惑。再加上妈妈那均称纤细,恰到好处的娇嫩小腿,衔接着那富有弹性而没有一点儿腻肉的雪白大腿,简直令人血脉沸腾爲之而疯狂!  小智现在低着头面向住美璇的膝盖位置,距离近得只有5-6寸之间,这次亦是小智首次在这麽近距离之下欣赏到美璇的丝袜美腿。而在小智全神贯注地凝望着这双肉丝美腿时,更突然传来一阵令人兴奋的雌性诱人香气,已经分不清是美璇身上的香水味?还是来自绝色美腿上所散发出令人昂奋的肉香,在视觉和嗅觉的双重刺激下,使小智的裤裆之间尴尬地形成了一个小帐蓬。  「嗯……很难受啊!」  「啊!小智再忍耐一下唷!很快就可以了。」  妈妈以爲在替小智伤口缝针时意外弄痛了他,因此亦显得有点儿紧张。但其实妈妈又怎会知道,事实上是因爲她自己的肉丝美腿令小智的鸡巴兴奋得硬了起来,胀在裤裆中显然有点儿不舒服,因此觉得难受,跟妈妈的缝针手势完全无关。  一直低着头的小智,根本没空理会自己头顶上的伤势,但心理却觉得这次的受伤是值得的和终于都赚到了!当小智一想到他快将可以得到眼前这位美豔熟女的迷人洞体,就令他感到兴奋不以,一直俯视着妈妈的丝腿连嘴角亦渐渐显露出一副奸狡的笑容地想着……  「美璇阿姨你的丝袜好香啊!你那修长的小腿跟大腿很快就会是属于我的了!谁叫你的美腿那麽长那麽的性感,至少有43-44寸吧?如果用我的鸡巴去蹭磨你美腿上每一个角落,我想要用上一整个晚上吧?哈哈!」  妈妈一边细心地帮小智处理头上的伤口,却又怎会想到面前这位自己儿子的同学其实正一直无耻地意淫着自己。  「好了!搞定了小智!阿姨终于把你的伤口缝好了,伤口应该再过多一个星期左右便会自动愈合,到时阿姨会再爲你解线。这段时候爲了方便照顾你,我知道你妈妈又不时要上班工作,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你,所以你大可以留在阿姨家中休养啊!不要跟阿姨客气知道吗?」  小智见到妈妈那亲切亮丽的笑容,当然欣然接受妈妈的邀请和热情的款待,但其实心裏已快将压制不住自己那兴奋的心情……  「美璇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慢慢地好好品尝你的丝袜美趾,玩透你衣柜裏所有的丝袜,捉住你双美脚老实不客气地替我疯狂地足交,疯狂地挤弄你那双坚挺的豪乳,疯狂地抽插你的蜜穴,再疯狂地把我那滚热浓浊的阳精射入你那湿润紧窄的幽谷中!」  「那……就拜托阿姨,打搅阿姨了……」  小智——是我的同班同学,跟我一样今年16岁,就读高一。我们之间算不上是死党,都是今年升上高一的新学校才认识的。小智他爲人没什麽,我跟他平常其实都没有什麽共同的话题,就是不知何解小智总是会在我身边或生活上突然出现,而且他总是借着想照顾我功课或学业上的需要,无时无刻一有机会就要求放学后上我家中一同温习功课。趁机等到我妈妈下班回来,再吃个晚饭才舍得回家。  但不得不提的是,小智的而且确是有些小聪明,而且学业成绩亦想当理想,我平常有一半以上的功课都是由小智帮我做的,而且一直以来小智亦没有任何半句怨言,因此我亦当作招待他留在家中晚饭算是对他的一个答谢吧。反正有人帮我完成所有的功课,妈妈便再没有任何借口在我面前啰嗦了,这样我便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电动了。  文美璇——是我的母亲,今年36岁,晚间回到家中是一名家庭主妇,不但煮得一手好菜,而且对家中所有大小事务都照顾得井井有条。而日间母亲是一位专业的外科医生,原本妈妈一直都是在国立的重点医院裏工作,但自从几年前,爸爸被工作岗位派到外国那边去升任总经理及打理当地的业务,妈妈爲了可以抽出多一点的时间来照顾我,因此辞去医院裏的工作,在外间开了属于自己的医务所继续执业,这样上班时间和压力都比较有弹性,时间上亦容易处理。  由于父母在职业上的身份与关系,我家境亦可算是富裕,从来都不会爲三餐和金钱所忧愁,因此妈妈在外表上亦保养得宜,虽然已经30有6,但外表上却不逊色于一般20出头的年轻少艾,而且妈妈更比她们增添了一丝成熟和高贵的美感。长到及肩的浓黑秀发,带点儿天然的曲线美。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不像跟漫画中的女主角般那麽明亮雪丽,但却散发着一股高贵而又带点儿妖魅的眼神,是一双会令你感到神魂颠倒的眼睛。高高而又笔直的鼻梁,再加上一张樱桃般而又湿润的朱唇,每在跟妈妈走到街上,都必有一定数目的男仕爲妈妈的美豔而默然回首。  而皆因妈妈是位医生的关系,因此她对健康生活都有一定的要求和执着,不但非常注意饮食,而且一有空便会到会所中缎练。长期缎练中,更令妈妈拥有一副健康而又完美的身材,身上不但一点腻肉都没有,而且更显得玲珑浮凸,曲线尽现。大慨有33D的骄人上围,但却不见得有半点儿下垂,反而比起其他的年轻少女更见坚挺丰满。而最令人感到窒息和最緻命的可算是妈妈的下围身段,从23寸的水蛇腰连接到那弹性十足的翘股经已堪称完美,再加上妈妈那174公分的身高和长期缎练,双腿长度和比例简直可以跟超模相比,双腿不但笔直而没有一点儿腻肉,而且肌肤更见得非常白滑娇嫩幼细,我敢肯定世界上没有一位男仕能敌得过我妈妈这双美腿的诱惑,而不想上前抚弄这双美腿一番。  以及皆因妈妈职业上的关系,每天都要穿上行政套装去上班,而且丝袜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大部份都是透明肉色跟黑色的丝袜裤,而我虽然是妈妈的亲生儿子,但每当我在家中看到妈妈那双被柔滑透明丝袜所包裹着的美腿时,我那话儿都控制不住般胀得不像话,特别是妈妈美脚上那10只均等而又修长的脚趾,每一两个星期妈妈务必到指甲店去修饰一下她脚趾甲上的花纹和顔色,美感十足的修长脚趾,再加上前卫的美甲涂色及设计,简直点缀了妈妈这双美脚的神韵,再加上被一层薄薄的透明丝袜包裹着,亦阻挡不住这双美脚所散发的诱人光芒。使我有一丝的沖动想用舌头去舐舔一下那10只在丝袜包裹下的绝美脚趾。但她不竟都是我的母亲,就算在欲望上我是无比的渴望,但我仍然都不敢对妈妈存在有任何非份之想,更不要谈上任何不轨的行爲,就算在平日我在家中被妈妈的迷人洞体所吸引而导緻我鸡巴勃起硬起来,我都只能衬妈妈不爲意时躲在自己的房间中,然后独自偷想着刚才妈妈的美态,继而手淫起来……  「啊……啊……妈妈……嗯……射啦」  虽然每次当我把对妈妈的欲望从鸡巴中射出来时都觉得舒爽万分,但射精过后,那无形的罪恶感都会即时涌现在我心头而使我感到不安。但无奈正值步入青春时期的我,对性的渴望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充满着好奇的心态,而且一直对自己的母亲意淫使我有种罪恶和变态的反伦理心态,但除了这样我却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方法去抒发心中的矛盾和欲望,直至我遇上了他——小智。  我叫徐小智,今年16岁,就读高一。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因车祸意外去世。母亲爲了把我抚养成人,不得不身兼父职,由日间到夜晚要到各大商业大厦及酒楼中从事清洁工作来赚钱养活我。因爲生活上比较艰苦,而我亦看得出母亲因长期要工作养家,加上母亲算是在高龄时把我生下来,母亲今年已经年届50,因此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爲了让母亲将来可以过一些比较好的生活,我在校内的成绩一向都非常优异,在学习上当然都下了不少苦工,希望将来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用再令母亲挨苦。  在校内所有师生对我的印象都赞好不绝,是被认定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拥有不爲人知的一面。随着年纪长大,我开始发觉自己对性的渴望及需求相应增加,不但无时无刻都会幻想着性交会是多麽的美妙,而且我发现自己更是一名有严重恋足心态之人。每当我在街上见到型型式式的短裙美女,看到她们那双白洁光滑美腿和高跟鞋的走路动态,都会使我欲罢不能。特别是那些穿着住丝袜套裙在商场裏工作的柜台小姐,看到她们的美腿被一层薄如蝉翼的丝袜包裹住,真的非常渴望想沖上前紧紧的拥抱着她们的丝腿,甚至很想用鸡巴来蹭磨她们的丝腿,我想那丝滑的奇妙感觉定必爽到入心!因此每当我在街上被那些丝袜美女引得我鸡巴红肿通胀时,我都急不及待地立即跑回家,再不断回忆着那些柜台小姐的丝袜美腿来撸着鸡巴,很快我便把持不住,一一把对丝袜肉腿的欲望从龟头上的马眼一次过发洩出来。  日子一久,每天手淫很快就成爲了我的习惯,而且每次当然都离不开幻想在街上遇过的丝袜美女爲意淫的对像。终于,只靠幻想去手淫很快就不能再满足到我,我什至大胆地尝试在街上当发现到猎物,便会立即腾出我的手机,然后尽量地对準那些丝袜女孩的美腿按门快拍。由于我没有任何的经验和害怕会被人发现,因此拍出来的效果其实并不是太过理想,但都足以使我在家中来撸爽几天。  接下来的日子裏,我一直渴望想去尝试抚摸一对穿着住丝袜的肉腿会是什麽的感觉,连丝袜从来都未接触过的我突然有一天灵机一触,衬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便偷入妈妈的睡房,尝试搜寻一下有没有丝袜的蹤影,但可惜我找遍了整个房间及衣柜,都只是找到一双非常残旧的肉色短丝袜,丝袜的袜尖经已有点儿发黑和带有点酸宿的气味,而且摸起上来一点都不似想像般那麽的柔滑,更带有一点粗糙感。难道街上那些美女的丝袜都是一样的吗?当时我并没有思考得太多,一心只想尝试感受一下丝袜触感的我立即就解开了裤头,顺势就把那双短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撸动起来。粗糙的丝袜表面不停刺激着我的龟头使我有点刺痛感,而且妈妈的双脚从来都没有做任何保养的工作,再加上长期工作的劳损,使脚底长满一些厚厚的皮,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美感可言,我唯有再次打开手机,靠观看着早前的街拍美女去幻想现在我就是撸着她们的原味丝袜而勉强射出来,可能基于始终都知道撸着是妈妈的短臭丝袜。而且质感真的是非常差劣,因此高潮时候都不是太过兴奋起劲。  自从我用过妈妈那双短臭丝袜撸了一把后,就再没有试第二次。因爲我发现自那次偷撸妈妈的丝袜后,我却付上了一次沈重的代价。几天后,我发现鸡巴上长了一些细小的红斑点,而且极其痕痒。我试过用大量的肥皂去清洗患处希望会有一些转机,但可惜都是徒劳无功,而且情况更有点变坏的迹象。原本我不敢向任何人透露我的情况,但痕痒的感觉使我彻夜难眠几个晚上,最后我都是忍耐不住向妈妈求救,但当然我并没有透露任何我偷拿她的丝袜去手淫之事。妈妈知道我的情况后都大爲紧张,因爲始终都是关乎到我传宗接代的事情,所以妈妈都不敢怠慢。隔天后,妈妈便告知我她已替我找到一位医生及经已把我的情况解释了一次,是妈妈一位在那座商业大厦负责清洁工作的其中一间诊所的医生……  「小智……明日你就去这间医务所找一位叫文美璇医生的阿姨,我已把你的情况告知给文阿姨了,她说应该问题不大,所以不用担心。」  我听后当然显得不愿意,始终都是一些尴尬的事……  「妈!爲什麽要找个女人来爲我看症呢?找个男的不行吗?」  但妈妈却坚决要我到那位文阿姨的诊所,说文阿姨已经知道我们家的经济状况,所以一定会比其他的医生收费更爲公道,因此我再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去面对。  第二天,我準时到达那位文阿姨的诊所,向护士报到后便一直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着。始终都是第一次在其他女性面前展示自己的生殖器官,而且更是因爲患上了皮肤病而长满恶心的红斑点,使我更爲显得尴尬万分。正当我打算想偷偷地溜走之际,护士同时间叫唤我的名字可以进内看症……  「唉……都已经来到了……是好是坏,看了再说吧!」  我带着沈重的步伐,慢慢地走到文阿姨的办公室内。当我第一眼见到文阿姨的时候,我有一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去错了地方?  「不是说……是个阿姨吗?现在眼前的明明就是个大美女……极其量都只能说是个衘姐!怎说都不会跟阿姨这个称呼拉上任何关系吧?」  我傻癡癡的定了神般一直望住文阿姨,简直就被她的美豔霎时间迷之一阵。文阿姨并不像在街上可以随时会遇上的美女,文阿姨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好像会把你的灵魂紧紧地锁住似的,那摄魂的双眼,轮廓分明的脸孔,高高的鼻梁,和那粉红湿润的朱唇……真的想把眼前的这位大美女一口吞下肚。  「我想你便是蓉姨的儿子——小智吧?你好,我叫文美璇,你可以叫我文阿姨,你妈妈蓉姨已经向我说明了你的情况,我想应该都是一般的细菌感染而已,所以不用过份担心。来吧!阿姨先帮你做个检查吧,到那边床上躺着放松,再把裤管拉下一点。」  我照文阿姨的吩咐走到床边坐着,但当文阿姨从她的坐位那边绕过书台向我这边走过来时,霎时我被眼睛所见到的境况刺激得目定口呆。文阿姨的身高很高,大若174-176公分左右,长长的白色医生袍下见到一双白洁纤纤的小腿轻踏在一双黑色漆皮的尖头高跟鞋上,缓媛走过来时更发出高跟鞋撞击地闆上所发出的「咯……咯」声。由于文阿姨的医生袍前端没有把钮扣扣上,因此见到长袍内文阿姨是穿着一套办公室行政套装,而套裙的长度大约在膝盖上两三寸左右,因此白晰修长的大腿亦是若隐若现。当文阿姨走近到我旁边时,我隐若见到文阿姨的腿上好像反射出一丝丝袜的光泽,但我又不能明确地肯定。但肯定的是就算阿姨没穿丝袜,她腿上的肌肤都一定是白嫩无陷。  「小智……把裤子拉下一点让阿姨帮你看看吧!不要觉得害羞。」  文阿姨报以亲切的微笑叫我别担心,一边把医学用的胶手套戴在她那白嫩无骨的纤纤肉手上。  我慢慢把裤管拉下,然后再到内裤。我红着脸的把头往侧翻,而文阿姨亦开始她的检查工作。当我感到我的鸡巴被文阿姨戴着手套的手捉起时,我刺激得不禁全身枓了下和叫了出来。  「小智放松一点,别太紧张……」  我轻轻「嗯」了一声表示明白后,眼睛便继续向其他方向眺望,刚好目光又再次落在文阿姨长袍下的美腿上,当我再次全神贯注地近距离继续欣赏文阿姨的美腿时,不知道是检查的过程有所需要还是什麽,文阿姨竟然用她那戴着手套的肉手,在我鸡巴上的包皮处撸了数下。同时在近距离观察文阿姨的美腿时,我终于敢肯定文阿姨是有穿上丝袜的,而且是一双非常非常薄的肉丝。在近距离一直欣赏文阿姨这位美女医生的肉丝美腿,同时间更可以享受这双丝袜美腿的女主人用手帮我撸鸡巴,虽然只是短短几下,但在双重刺激下就已经足够把我的鸡巴叫唤起来。我舒服得忍不住闷叫了一下,然后鸡巴就瞬间在文阿姨手中慢慢地胀大起来。  当文阿姨见到我这个生理反应时,都好像有一点愕然。但专业的文阿姨很快就作出了回应,以免气氛变得尴尬……  「唔……这是正常男孩在青春时期的生理反应,不用过份紧张……好了……你可以把裤子穿上,其实都没什麽太严重。阿姨开一张药单给你,一星期左右便会痊愈了。」  然后文阿姨就回去她的坐椅坐下,开始替我写药单。当文阿姨坐回她的椅子上时,我才发现文阿姨的办公桌前方对着我坐椅的位置,原来是没有任何的阻隔而且是通空的。我见文阿姨一坐下时,便顺势把其中一对丝腿交叠在另一对脚上面,这简直就是我觉得女人最性感的坐姿啊!因此我立即飞快地先把裤子穿上,再坐到文阿姨对面,偷偷地腾出手机先设定爲静音,然后近距离地在桌下对着文阿姨的丝袜美腿连环快拍,準备回家后可以对着这双绝色丝袜美腿撸个够。  当我对文阿姨的美腿拍了大约数十张的大特写后,阿姨刚好就把手上的药单写好,然后阿姨就继续提醒及讲解我将来数天要注意的事项。当阿姨向我讲解时,我赫然发现问阿姨的书桌上放置了一个相架,而相架中的照片裏看得出应该是阿姨跟她儿子的合照。而最意想不到的就是相片中跟阿姨合照的青年……  「那个……那相中的青年……不就是我班中的那个叫叶明辉的同学吗?难度……?」  霎时之间我爲了求证真相,我贸然打断了文阿姨的说话……  「对不起……文阿姨……想请问你认识叶明辉的吗?」  文阿姨被我的提问一时间弄到有点儿意外……  「这……你认识我儿子明辉的吗?」  什麽?看阿姨大概都只有27,28岁左右,怎可能相信已经有叶明辉那麽大的儿子呢?  「嗯……是呀,明辉是我的同学……」  当文阿姨知道我原来是她儿子的同学,霎时间对我的态度更爲亲切,而最后更向外面的护士交待不用收取我的诊金。当然我亦十分感激文阿姨对我的关照,因此向文阿姨道谢后,我便急不及待地跑回家。因爲我鸡巴经文阿姨撸过勃起后,一直都是处于兴奋勃起的状态。若果不痛快地射出来,我想都难以消下我这团欲火。  回到家后我第一时间就把刚才偷拍文阿姨的照片立即上传到电脑的硬盘上。当上传完毕后,我急不及待立即点开照片,当电脑的萤光幕再次呈现出文阿姨的肉丝美腿照时,我的心髒好像快要兴奋得爆开似的!我敢肯定这辑文阿姨的丝袜美腿照是我有史以来拍得最高清,而且是最近一双美腿按下快门所拍得的作品。就连阿姨丝袜上的细格纹路亦拍得一清二楚!在观赏着阿姨的丝腿期间,我注意到鸡巴亦开始有所抗议,勃起点着头好像都想偷望一下这双绝色美腿似的,因此我再次拉下裤子用手开始套弄着硬直如铁的鸡巴,眼睛就一直撑得最开用怖满红根的双眼视奸着萤光幕上同班同学母亲的丝袜美腿。  「啊……美璇阿姨……你的肉丝长腿……好滑啊!」  在套弄鸡巴的同时,我亦开始幻想着如何玩弄文阿姨的丝袜美腿……  我幻想自己再次躺在文阿姨诊所中的床上,然后文阿姨亦同时除下她那性感的高跟鞋再一同爬上来坐在我双腿的下方。文阿姨更把她那性感的肉丝美腿伸向我,任由我爱抚亲吻着。虽然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任何女人的丝袜腿,但我敢肯定文阿姨的丝袜美腿是我见过最光滑,最性感的!我更幻想文阿姨用她那妖媚的眼神和淫语一直刺激着我……  「嗯……小智……想阿姨怎样帮你弄?啊……鸡巴胀得很利害吧?」  文阿姨用她那性感的丝袜趾尖在我的鸡巴上来回地爱抚着,然后更用双脚一同夹紧我的鸡巴两侧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小智……阿姨弄得你舒服吗?」  「啊!真讨厌!小智你马眼流出来的黏液弄髒阿姨的丝袜了!」  在不断的手淫跟幻想之中,我得到极大的满足。而双眼亦没有任何眨眼的机会,继续凝望着萤光幕上的美腿意淫着,幻想着文阿姨真的在给我足交。  「啊……小智……鸡巴很难受了吧?假若小智喜欢……阿姨就让你尽情地发洩在阿姨的美腿上吧!」  我不断加快手心的套弄,很快我便感到精囊中的滚精汹涌而至,準备蓄势待发激射一番……  「啊……美璇阿姨的腿……好舒服!啊……射……我要射湿阿姨的丝袜淫脚……啊!」  滚热的浓精随即从马眼上激射而出,很有劲道般直接射到在萤光幕上文阿姨的高跟鞋和丝袜脚背上,射了大约7,8发才有所舒媛,心情才有所平複……  「嗄……啊……射出来了……真爽!嗄……叶明辉我妒忌你!我妒忌你有个那麽性感美豔的妈妈!美璇啊美璇阿姨!有一天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玩透你的丝袜,享用你的美腿!再把精液射在你的淫脚上!」  射精过后的小智一直躺在椅子上继续喘着粗气,萤光幕上的精液亦开始干透下来。这次小智所偷拍文美璇的丝腿照片,定必能让小智撸上整个月。因爲对小智来说,文美璇的美豔实在太过诱人,他恨不得马上就想回去诊所把文美璇就地强暴,但平静过后的小智开始冥想着,脑海中不断构思着怎样可以得到文美璇这位性感人妻的肉体,怎样可以玩透文美璇的超性感美脚。构思着一个邪恶而又淫邪的计划……  (2)  「这次的专题报告我希望所有同学都可以用心去做,是次报告的分数会直接影响到本科的最后总分的,老师希望同学们可以自行分组,每两个同学一组,大家分工合作,明白了吗?」  「唉……又是这些无聊的分组活动……我晕了!」  每当有类似的分组报告,我都非常的不情愿去做,最怕那种要分工合作,假若做少一点又会给组员埋怨的情况出现。因此我每次都是非常不积极地去找组员,等老师最后把我随便分配到其他组别便是了。  「叶明辉,不如我们自成一组吧?」  我没听错吧?竟然有人想跟我这个大懒虫一组?我望过去向我发问的那个人方向看……  「小智是你?!不要开还笑了吧?!你这些高材生跟我一组,你不怕我会连累你拿低分吗?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但小智却没有被我的说话动摇,反而更加积极表现出想跟我成组的决心,更说就算我能力不及,其实他都可以一个人完成整份专题报告。我见小智他诚意拳拳,而且有他跟我一组对我来说可算是百利而无一害,因此我就再没有拒绝他的理由了。  当天放学后,小智便提出想立即开始是次的专题报告工作。我听到他的提意后霎时作出了很大的反应……  「还有两个星期才是最后限期,需要那麽着急在今天就要开始了吗?我们下星期才开始都还未迟呢!」  但小智却指出是次的专题报告其实他预计要独自完成  成大部份的项目,因此他想有充足的时间去準备,因此想今天就即日实行。不过我想他都有一定的道理,因爲我真的没有打算可以在是次的报告中有任何的作爲,而现在有个傻子又愿意爲我完成整个项目,何乐而不爲呢?因此我便让小智跟我回家,让他开始準备专题报告所需要用的数据了。  当小智进入到我的公寓后,随即对我家的规模赞口不绝。更跟我说因他家的经济状况不太好,母亲每天都要工作十多个小时之类的。但其实对我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亦都没有兴趣想知道更多他的事迹。  小智好像这世人都从未见过规模这麽大的房子,因此我亦随意先让他周围参观一下。我见时间上都差不多便开始催促小智应该开始爲专题报告去搜集数据,而其实我只想他不要再阻碍着我在房间中玩LOL因此我交待好小智若果没有什麽特别的事就别打扰我后,便立即回到房间打开计算机上线进入游戏。  玩了大慨15分锺,我开始沈迷着游戏中的厮杀,此时小智就突然从左边大厅走到我房门前……  「明辉……不好意思,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可以借你的厕所一用吗?」  我不耐烦地随意指了右手边一下方向示意他自便,便继续我的游戏。  5分锺过后,我见小智从右边经过我的房间回到大厅继续他的专题报告。本来我都不以爲然,但再过多10分锺,小智又再次走到我的房门前说……  「明辉……不好意思,我肚子又觉得不适了……但刚才你厕所的卫生纸用完了,我可以去你家其他的厕所吗?」  我感到一阵的不耐烦,所以开始有点儿鼓噪……  「厕所内的柜子裏有卫生纸的,你自己去看看好吗?」  不知爲何小智此刻显得有点失落,低着头慢慢地走向厕所的方向,难道我的语气太重了吗?管他的!别再阻碍我打LOL就好了。而5分锺过后,小智再次经过我的房门前回到大厅那边。  大约再过多15分锺,麻烦的小智竟然再次走到我房间门前,今次他要求想借用我的计算机上网去搜集一些数据关于专题报告的东西,但我正玩得兴高采烈之际又怎会停下来借计算机给他做那些白癡的报告呢?  「你烦不烦啊?你去右边我妈的房间吧!她房裏面有计算机……」  然后小智突然向我连声道谢了3次,便一支箭般走向右边我妈的房间裏去了。  其后我便继续玩我的LOL,一关又一关的继续沈迷在我的游戏世界裏。很快我就已经玩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正打算待机休息一回的时候才想起……  「小智好像没有再经过我的房门前了,难道我玩得太投入所以没注意到?」  我先走出去大厅看看小智,但到了大厅后却未见小智的蹤影……  「刚才他说要借用计算机,难道还在妈妈的房间中上网?」  因此我就从大厅一直走到妈妈的房门前,当我推开妈妈的房门后,奇怪裏面却空无一人,但妈妈房裏的套房厕所却关着门更传来阵阵的流水声,因此我便尝试叫嚷着小智。  「喂小智!你在裏面搞什麽?都一个多小时了!」  而小智亦好像被我的叫声吓了一下似的,再结巴着响应……  「啊……我……我快了……肚子……肚不舒服」  然后我便再没有理会小智独自回到大厅,过多5分锺当小智亦一同回到大厅时,我看他当时面色红润,眼带迷蒙,口中还喘着微微的粗气,身体像碎了一般散落在椅子上。  「怎麽?爽吗?」  我意思其实带有点嘲讽的成份问小智刚才搞肚大便是否很爽?但小智却突然紧张起来望着我……  「什……什麽?我肚子不舒服耶……我……」  然后我便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这个小智真的有点儿白癡跟反应太慢了吧?但没所谓了,反正他会把我的功课完成就是了,管他其他的!  就在这个时候,家的大门传来钥匙的开门声,应该是妈妈下班回来了。当大门打开后,我的高贵而又美豔却不失庄重的妈妈便进入屋内。妈妈今天身穿了一套白色的行政套装,而这套套装亦是我最喜欢的,因爲这套裙子的长度比起其他的套裙较短,刚好遮到妈妈的一半大腿而已,因此妈妈那双娇人的绝美44寸长腿便一览无遗。妈妈今天更穿着一对超薄的透明黑色丝袜裤,高级的柔滑黑丝再衬上一双高贵的白色开口4寸高跟鞋,简直就像仙女下凡一样!妈妈入屋后便先脱掉脚上的那双高跟鞋,然后那双性感被薄薄黑丝包裹住的诱人黑丝美脚再次呈现在我眼前。我同时亦都注意到小智被妈妈这一连串的性感脱鞋动作所吸引住,以緻他口水尽流及目定口呆。  当小智他定了下神后,才记起礼貌上要跟妈妈她问好……  「文阿姨……你……你好!」  我当时亦感到有点儿意外,爲什麽小智他会知道妈妈的姓氏呢?同时间当妈妈见到小智后亦不约而同地向小智打个招呼,是一个肯定他们是相识的招呼……  「Hello小智!来跟明辉温习功课吗?真的是勤力唷!今天就留下来阿姨这吃个晚饭吧,来试一试阿姨的手势。」  而小智亦没有作出任何的推搪,爽快地答应了妈妈的邀请。  「小智你认识我妈妈的吗?爲什麽你先前没有告诉我呢?」  小智面露有点儿尴尬,再次口裏结结巴巴地回答……  「噢……只……只是早前刚好巧合地到过你妈……妈妈的诊所看症,因此才认识你妈……而已,其实都没,没什麽」  然后我都再没有兴趣追问下去,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间继续玩LOL。  「明辉,小智……妈妈先回房间换一下衣服,然后就马上去做饭……稍等一下噢。」  然后明辉跟美璇阿姨就分别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各有所忙,就只有我自己一个独自留在这大屋的大厅内……  回想起刚才文阿姨脱鞋再露出那性感黑丝美脚的情景,我此刻的心情其实还未平複,那种震撼力的影响就连我现在裤裆中的鸡巴还在蠢蠢欲动地坚挺跳动着。虽然刚才下午躲在美璇阿姨的房间中终于在套房的厕所中找到阿姨两双的性感肉色丝袜裤,亦是我第一次用手去感受到丝袜裤的光滑,那丝袜柔滑的质感跟妈妈那双恶心的短丝袜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虽然两双肉丝都应该是阿姨昨晚洗过,然后挂在厕所的门内上待吹干的,但那一摸上手就立即上瘾的柔滑触感,简直就难以忘怀,我更不能幻想假若这双超柔滑肉丝真的穿在文阿姨的腿上,那抚摸起来的触感又会是有多爽呢?  刚才只是用那双阿姨洗过的肉色丝袜裤包住小弟弟来撸,丝袜那滑溜溜的表面不断刺激着我敏感的龟头神经,套弄了不够5分锺我便已经忍不住在美璇阿姨的丝袜裤中疯狂地爆射出我的淫欲精华,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就把文阿姨那两双透明肉丝射得湿淋淋的,虽然之后我立即再用水把那两双被我射得一塌糊涂的肉丝从新洗多一遍,但我这次所射出的量真的是太多了,无论我怎再洗都好像还残留了一些精液的痕迹在上面,唯有期望文阿姨不会发现了。  在共享晚饭的时候,美璇阿姨跟我们都有讲有笑,亦十分关心我们特别是明辉在学校裏的情况。当美璇阿姨知道我在校内其实是一名高材生后,她更希望我可以花多一点时候从旁跟明辉一起交流温习的心得。当然我亦欣喜若狂立即同意,因爲这样我便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阿姨你嘛!  吃过晚饭后,其实时间尚不早了,我知道我都应该要回家。但离开之前,我心裏其实还有一样东西一直在苦思着;那就是刚才美璇阿姨刚下班回来所穿着住的那双透明黑丝,因爲我察觉到从阿姨返回睡房更衣到步入厨房煮菜前后都不超过5分锺,因此我推断文阿姨的那双透明黑丝,应该还在她的房间内尚未清洗的。当我还正在苦恼着怎样可以得到阿姨那双原味黑丝时,明辉就从旁跟我说……  「我要回去玩电动了,不送你了小智……bye」  而正在收拾饭桌上餸菜的文阿姨亦不肖明辉的差劣态度……  「唉……这儿子真是!对不起啊小智,阿姨跟你赔罪……」  但我心中却想着……  「应该是我跟你赔罪啊阿姨……都把你的丝袜弄髒了……哈哈……」  然后当阿姨正打算送我出门时,我决定赌一下运气……  「啊……阿姨对不起……我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我可以借用一下你家的厕所吗?」  阿姨当然没有任何说不的理由,叫我慢慢去后便继续收拾饭桌的一切。而我就慢慢地走去厕所那方向,先经过明辉的房间,幸好明辉已经把门关上。我再静俏俏地走到厕所门前再把门关上,让他们以爲我还在厕所内方便。然后我就急步再次走到美璇阿姨的房门前,摄手摄脚地偷偷潜入。当我把阿姨的房门轻轻地关上后,便开始我的搜猎行动。我感觉到我的心髒此刻跳得很利害,害怕若果真的被人发现,就真的是难辞其咎。  当我进入到阿姨的房间内,便发现刚才阿姨那件白色行政套装正随意地放置在床上。我走过去翻一翻那件套装,当我把套裙往边再一翻,便看到那双我梦寐以求刚刚美璇阿姨所穿的透明黑丝正乖乖地躲藏在套裙之下。我双手把这双原味黑丝拿在半空,房间内那柔弱的光线随即穿透过这诱人的丝袜向我的眼睛泛着那神秘的黑色光芒。我把这面前的丝袜轻轻地向外拉开再平放在我的面孔上,然后再往丝袜裏用鼻子用力一吸……  「噢……这气味简直比先前美璇阿姨那两双已洗过的肉丝更香!是一种浑集了香水跟阿姨身上所散发出之肉香的气味!」  我一直把这双黑丝在手中把玩着,当我摸到袜尖,我一想到这半透明的部份就是包裹住美璇阿姨的美脚一整天的位置时,我忍不住再把丝袜往鼻裏去吸……是一种高跟鞋内的皮革跟肉香的味道,神奇地真的一点儿的酸臭味都没有!  「真的是极品啊!这丝袜……美璇阿姨的美脚……这一切!阿姨我发誓我一定要得到你!」  此刻我已经被淫欲沖昏了头脑,我冒着会被人发现的危险都决定要把手上这双珍贵的原味黑丝拿走。我把丝袜卷起来再放入裤袋中,然后再静静地从阿姨的房间溜走。  当我回到大厅时,阿姨已经在门口守候着我。我双手插着袋,貌似大方地走去门前跟文阿姨道别……  「文阿姨……多谢你这顿丰富的晚饭款待,真的是感激不尽!」  顺势再向阿姨礼貌地鞠躬,刚好我就见到文阿姨的光脚穿在一双开口的拖鞋上,见到那绝美而且涂上了粉红色脚甲油的美趾,再摸了摸裤袋中的丝袜,我鸡巴立时兴奋得胀大了一码。  「小智你真乖!读书成绩又了得!有空便上来阿姨家吃饭吧,阿姨无任欢迎你……」  但爲了避免失仪。我再简单地向阿姨道别后便立即赶回家。  当文美璇把小智送走后,便返回厨房继续把刚才晚饭上的碗碟清洗。当清洗完毕后便打算返回房间洗澡,而洗澡前文美璇都有个习惯,就是会先把当天的内衣裤先除下来再手洗一下。始终内衣及那贴身的丝袜都是容易破损之物,因此文美璇从来都不会把她的贴身衣物放进洗衣机裏去的。  「咦?奇怪……我刚才的丝袜不见了?难道我记错了吗?」  文美璇然后走入自己套房的厕所内,还是未见今天穿过那双黑丝的蹤影。厕所内的门上,只挂着两双昨天洗过的肉色丝袜裤,但当文美璇用手往这两双丝袜一摸……  「现在的天气真的非常的潮湿啊!都过了一天还未干透呢!」  其实文美璇又怎会想到,这两双透明肉丝因今天下午被小智拿来作手淫的恩物并射得湿黏黏后,事后小智再用清水洗过,因此到现在都还未能干下来。而当文美璇正以爲自己年纪开始大了,连先前的黑丝都忘记放在那裏去的时候,她却永远都想不到其实现在她那双黑丝的一边已被一名少年用手盖在鼻前,并深深地嗅着品尝着还残留着自己美腿上的肉香,而另一边就紧紧地包裹着少年的欲望大鸡巴,从少年的套弄中不断刺激着年轻肉棒上的敏感神经,使少年兴奋得喘气呻吟着……  「噢……噢……啊!美璇姨的脚……好香……啊……」  柔软丝滑的感觉从少年的套弄中不断传到那敏感的龟头上,而这种快感是这位少年从未感受过的。  「丝……丝袜撸得鸡巴……好爽……啊……」  先前小智用自己生母的短丝袜来手淫,结果使鸡巴从而患上了皮肤病更滋生了一些红点斑。但这次的教训却未有吓怕了小智,面对着文美璇的原味丝袜,显然小智已失去了自制能力,而且文美璇的一切对小智来说都是完美的,那丝袜上的柔滑淫光诱惑,和还残留着文美璇的美腿肉香,把小智的淫欲推到上巅峰。当小智用鸡巴在黑丝内的袜尖不断向外顶着时,就幻想现在正用鸡巴在文美璇的美趾上蹭磨着。而极度兴奋的龟头在半透明的黑丝袜尖中仍能清楚地看见一直泛起着湿湿油油的淫光,原来是龟头上的马眼在丝袜的套弄刺激下所吐出的前列腺液,把原本半透明的丝袜袜尖都弄得深色了一大遍……  「噢……啊……唔……美……美璇姨的腿……好滑……爽……啊……忍不住……来……来了……啊!!」  少年手心先是加快套弄几下,一声闷叫下就突然拉紧鸡巴上的丝袜,然后套在透明黑丝裏的鸡巴就像山洪暴发般从龟头上的马眼把新鲜浓浊的精液,全数发洩在文美璇的原味黑丝袜裤内。虽然小智已经停止了手上的撸管动作,但套着黑丝袜裤的鸡巴还一直兴奋地跳动着。而浓烈腥臭的精液亦开始从黑丝的袜尖裏渗透出来,因此小智唯有放弃继续吸吮着黑丝的另一边,把原本还放在鼻前吸嗅着的那部份亦一同卷在龟头上的前端,以帮助吸收还正在涌流出来的白汁浓精。  当小智把阴囊裏最后一滴的精液都洩在文美璇的丝袜裏后,嘴角终于都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真爽!单是撸丝袜一天都射了三次……我完全幻想不到有天我真的上了文阿姨你……」  用文美璇的丝袜一天洩了三回使小智感到身心疲累,但同时亦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在脑海中仍不断想着怎样可以得到文美璇的美妙洞体的同时,疲倦的小智就这样还套着那双被射得湿透的黑丝在鸡巴上迷迷蒙蒙地进入了梦乡。